1. <center id="mebpy"><em id="mebpy"></em></center>

      <code id="mebpy"><em id="mebpy"></em></code>

    2. <sub id="mebpy"><sup id="mebpy"><ins id="mebpy"></ins></sup></sub>
      1. <big id="mebpy"><em id="mebpy"></em></big>
        1. <object id="mebpy"></object>

          激情午夜伦理

          【人物】“股市長青”是這樣煉成的——孫慶瑞讀書筆記

          好買說:投資是件不簡單的事。自上而下地梳理宏觀、中觀和微觀的邏輯,游刃有于市場的熱點轉換,這是孫慶瑞特有的清晰靈活和細致敏感。在她看來,隨著中國經濟增速的減緩,下行壓力增大,是時候把關注點放在龍頭及優秀的公司上了。2019年后半階段,在找到正確的行業方向基礎上,仍需找到“競爭力強者”。

          在大多數人看來,投資是件不簡單的事。它的不簡單體現在影響因素眾多,未來趨勢多變,以及市場波動對人心的考驗。

          投資界高手云集,而“股市常青樹”孫慶瑞則是較為特殊的那一個。從債券投資研究轉型到股票基金經理,無論長期業績還是單一年度都跑在同業前列。對她而言,投資無外乎自上而下思考,從宏觀經濟和產業發展的角度來圈定行業范圍,又自下而上選擇,從人和機制的角度來挑選標的。

          在《投資中不簡單的事》一書中,無論是孫慶瑞的投資風格還是處事習慣,都令人印象深刻。自上而下地梳理宏觀、中觀和微觀的邏輯,游刃有于市場的熱點轉換中,且有著女性經理特有的清晰靈活和細致敏感。

          “固收”轉“權益”

          打下扎實基礎

          與許多基金經理不同的是,孫慶瑞有一個特別的經歷:做過固定收益基金經理。聽起來像是“跨行”了,但其實并不存在“隔行如隔山”的感覺。在做固收經理期間,孫慶瑞一直在整體上跟蹤和觀察股市,對她而言,股市層次更豐富,更為鮮活,也更有激情。“固收”與“權益”主要的方法和知識基礎相同,沒有太多的學習成本,轉換起來也比較靈活。

          另外,優秀的固定收益基金經理往往宏觀感覺較好,因而在大類資產配置和行業配置上能獲得方向性的勝利。孫慶瑞在過去做策略研究和固收投資研究的過程中,積累了比較全面扎實的宏觀研究基礎,也為后來管理股票基金需要的資產配置能力打下了堅實根基。這一點在她的投資風格上面也有鮮明的體現。

          用數據把握市場拐點

          “如果所有影響市場的指標都沒有變化,我就認為還在趨勢中。如果所有的指標都發生了變化,我可能就會覺得說市場可能出現了拐點。”

          常言道,“牛市不言頂,熊市不言底”,中國的市場經常出現向上漲過頭,或向下跌過頭的現象。因此在投資中,對這些漲過頭和跌過頭的分寸進行充分的考量十分重要。

          在孫慶瑞看來,市場每一次都是不同的,每次也都有當時所決定的邏輯。所以從來都沒有一個既定的“框框”去給框定每一次的頂是什么樣,或者上一次的底是什么樣。對她而言,還是以流動性的變化、數據的變化來作為判斷是不是“頂”、“底”的標準。盡管這意味著很難做成左側投資,但是這樣做的好處是,人為判斷市場拐點失誤的風險會小很多。

          學會尋找“模糊”的正確方向

          “總結起來我長期短期業績都還OK的原因,可能主要有兩點:一是比較擅長自上而下的資產配置;二是對行業轉換的把握比較有感覺,能比較好地抓住行業大的成長階段。”

          在孫慶瑞看來,對于哪些行業未來可能做大,可以通過國際對比來做初步判斷。但對于哪些強需求行業會在什么時間爆發,則需要敏感性和邏輯演繹。

          首先,我們需要挖掘未被滿足的強需求。如果某個行業未來的需求很大而當前的供給又很小,這種未被滿足的強需求都有可能成為誕生成長股的沃土。

          其次,也要發掘將要爆發的強需求。例如當國家處于工業化之前時,可以清晰地看到輕工業的需求爆發,比如紡織、家電等;而當步入工業化時期,資本的回報率顯著高于勞動力,與投資相關的行業需求呈現出快速爆發的特征;而在工業化后期,尤其是劉易斯拐點之后,迎來了吃穿用住行需求增長最快的階段。在滿足基本的生活需求之后,娛樂需求自然又是一個未被滿足的強需求。

          我們能發現,學會推演需求遞進很重要。思考有哪些需求沒有得到滿足且未爆發,然后類推到全社會這些需求有沒有得到滿足,以及滿足程度如何,最后找出那些人均滿足程度不高、未來空間很大的強需求行業。這些邏輯的推演雖難做到精確判斷, 但尋找到“模糊”的正確方向就已經事半功倍了。

          經濟放緩階段

          好公司會跑出來

          不論是2018年,還是2019年,貿易摩擦始終是一個大挑戰。伴隨著中國經濟增速的減緩,下行壓力增大,孫慶瑞覺得,是時候把關注點放在龍頭及優秀的公司上了。

          首先,中國的經濟比較粗放,動輒一個行業就是上千家公司,雖然有些行業可能長大了,但是公司之間的競爭依然非常慘烈,過程也會比較痛苦。其次還有一些行業過去可能有一定程度的壁壘,也擴大到一定規模,但在信息化發達、數字化程度高的現在及未來,或將面臨沖擊,比如互聯網企業對該行業的重構。因此,2019年后半階段,在找到正確的行業方向基礎上,我們仍需要找到“競爭力強者”。

          在孫慶瑞看來,生意模式好、賽道好的公司,即使是遭遇資金壓力亦或是處于經濟下行壓力階段,都有較強的抗風險能力。未來只有最優秀、最有競爭力的企業才能在市場變革中生存、長大。

          風險提示:文中觀點不代表平臺投資意見,內容僅供參考并不構成任何投資及應用建議。投資有風險,決策須謹慎。投資人請詳閱基金的法律文件,并自行承擔投資基金的風險。未經好買財富授權許可,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復制、引用本文內容和觀點,包括不得制作鏡像及提供指向鏈接,好買財富就此保留一切法律權利。

          風險提示:投資有風險。相關數據僅供參考,不構成投資建議。投資人請詳閱基金合同和基金招募說明書,確認您自覺履行投資人的各項義務,并自行承擔投資風險。

          版權所有 好買Copyright © howbuy.com, inc 2014. All rights reserved. [滬ICP備08003295號]

          關于好買私募 | 聯系我們 | 誠聘英才 | 網站地圖 | 使用條款 | 隱私條款 | 風險提示